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時代正在呼喚新文化 ——丁酉年新春有感 [霍韜晦]  

2017-01-29 01:43:35|  分类: 時代反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二〇一七年,歲次丁酉,值年卦為〈噬嗑〉,象徵管治者將採取更嚴厲的手段治國,如嚼口中食物,把障礙咬碎,解決內部矛盾。方之今日中、美、英、歐諸國,似乎正是如此。

內部矛盾禍及鄰邦

  矛盾起自內部,而禍及鄰邦,甚至整體安全,這證之人類歷史,彰彰明甚。再追究下去,便不只是內部的權力鬥爭問題,也是自身之文化無力,積重難返的問題;縱有智慧,不能逆勢。這證諸中國文化自堯舜開國,已知德治為不易之選。此並非工具性的選擇,而是人心的自然嚮往,有其先驗的普遍性作根據。由此影響及對內部矛盾的解決,也是德性為先,而不是一味用刑。這反映在《易經》六十四卦之序列中,居〈噬嗑〉之先者為〈觀卦〉。「觀」者何?非君主俯視,監察人民,而是讓人民可以看到領袖的舉止、儀表、風範、進退、修養、思想、主張、與用心。這不止於領袖親民,而是要求其真正有德。正如西方政治哲學中所說的透明和認受性,領袖之德才是中國政治認受性的基礎,而不是現代民主選民從自己利益立場投出來的選票。

  這說明甚麼?說明〈噬嗑〉的手段不能過剛,法治必須以德治為前提,纔能服人之心。《易經》序列的安排,正是暗含此義,可惜世人不知;一味嚴刑峻法,卻不知腐敗從何而起。

  再從中國歷史上說,上古堯能為帝,是因為他的思想深遠、作風謹慎、對人尊讓,令人自願追隨,所以「光被四表,格于上下」,「百姓昭明,協和萬邦」(《尚書》〈堯典〉);舜能繼位,也是因為他「溫恭允塞,玄德升聞」,即位之後,「五載一巡守,群后四朝」(《尚書》〈舜典〉),不辭勞苦,賞罰嚴明,於是繼堯而立下中國德治的根基,成為歷代帝皇的典範。孔子說:「大哉,堯之為君也!巍巍乎!唯天為大,唯堯則之。蕩蕩乎!民無能名焉。」(《論語》〈泰伯〉)又說:「無為而治者,其舜也歟!夫何為哉?恭己正南面而已矣。」(〈衛靈公〉

德治傳統的敗壞


  然而,這一個德治傳統,自秦以後,即告敗壞。法家雖然能幫助秦始皇統一天下,但彼只能成就帝皇的絕對權威,而蔑視帝皇之德;一切設計(),但投帝皇之所好,而不理百姓之反感;不但有失公平,更重要的是傷百姓之情。統治者與人民的關係,完全對立;統治者視百姓為芻狗。中國的政治局面自此大變,所謂「陽儒陰法」,王與霸,皆為帝皇工具。直至明亡,黃宗羲痛定思痛,著《明夷待訪錄》,其中〈原君〉一章,直斥歷代君主之自私,「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;我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,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」,完全沒有職分操守。這是制度的敗壞,君主凌駕制度的表現。

  本來,依中國傳統,君失德,即失位。但後來逐漸演變為無德而有位,甚至有位即有「德」,把「德」涵攝於「位」之內,完全顛倒。使後世得位者,即自以為有德,居民上恣虐而不知恥。

  這一逆轉當中當然有致命的理由,使德治不能實現。

  這一致命的理由是甚麼?就是人的現實人性,也是自然人性,荀子稱之為「惡」的東西。荀子知之而思改造之,但無力。因為他背離孔孟,以為孔孟言性「無辨合符驗」(〈性惡篇〉);用今日語言明之,就是沒有經驗證明,不可信。荀子的思考,純從後天立論,結果他努力建立的教育理論,只能是行為主義、實用主義和權威主義。成長無根,何能有效?反而誤導,教出了李斯和韓非子,將他的尊君師、隆禮儀之說推向極端。

  由於荀子的思想接近西方,不講先驗之性情,只講理性(荀子稱之為「大清明」),尊重經驗,有客觀精神,頗為近人所喜,卻不知道其背離中國極高明的傳統之道,良堪浩歎!

歷史進退如陰陽互轉


  也許,人類歷史的運行,本來就是一進一退,正如《易經》之陰陽,相互對立而轉化。道之與魔,正之與反,內在於人生的向上之情與向下之欲,也是俱運俱轉。人若不能覺醒,一念透入,便會錯失、錯認;而且,即使你覺悟了,也不代表繼之而起的人有同樣的覺悟。

  人道維艱。知之非艱,行之維艱。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我對一切在現實中行進之人,承受著巨大的現實壓力:生存的、經濟的、人際的、社會的、政治的、輿論的、觀念的……都不勝其同情,但亦有無可奈何之感。蓋理想在前面呼喚,但過現實的關甚難。

  這就是歷史為甚麼一直都在現實中轉。有理想的人結果都是犧牲,而且不一定為人所諒解。沒有成效,沒有當下的貢獻,為甚麼我們還要堅持呢?

  這真是千古之問。所以,德治沉淪了,中國文化的慧識也沉淪了,還是現實一點好。

西方的末落 

  結果法治登場。人不能自律,只好被人所律;人不能自尊,只好被人所辱。退而求其次,「噬嗑」是必然的了。

  從丁酉的值年之卦,讓我看到歷史的轉折,也就是文化的失落。誰能繼起,力挽狂瀾?

  時代正在呼喚新文化。因為不只中國,整個世界都陷入迷亂之中;也許西方尤甚,因為西方的資本主義、自由民主都已經發展過甚,日薄西山了。經濟衰退、社會動蕩、政治內耗、人民的前景無望,這是大險的先兆。過去幾百年的資本主義的靈丹,如今變成毒藥了。英美帶頭退回自身門欄,謀求自保;喧嚷多時的全球化固然破產,把爛攤子丟給別人,卻想繼續維持霸權,主導世界,干預別人的運作,也未免太天真了。

  不懂歷史,不懂文化,不知人生命深處的要求,如何能帶領困苦、迷失的現代人找到出路?

  我為眾生憂,為未來憂,希望在新的一年,能有曙光。〈噬嗑〉之後,重見光明,真的可以「化成天下」。 (按︰此為次卦〈賁〉之語

→下載全份《法燈》

(原刊《法燈》416期,2017年2月1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