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公投:輕率的民主遊戲——英國出歐有感 [霍韜晦]  

2016-07-14 20:12:35|  分类: 優質民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
  六月廿三日,英國舉行公投,結果決定退出歐盟。

  消息傳出,幾乎全球震動。雖說這非完全出於意料之外,但仍然違反一般人的想法:從傳媒多以「黑天鵝」來描述此一事件,便可以看出端倪。出歐派雖勝,但由於差額極小(不及4%),證明其合理性相當模糊,留歐派當然很不服氣。

  本來,英國加入歐盟,和其他成員國一樣,都是想乘搭歐洲一體化的便車,在吸引資金、人才、產品流通、降低關稅等方面獲得好處,進而使歐盟成為一大經濟體,以與美國、蘇聯對抗;英國更可以憑其歷史餘暉與經濟實力領導歐洲,以維持其大國地位。但現在一旦退出,是否會成為歐洲大陸的海外孤兒,為歐盟所絕,以警誡其他成員國不可效法?否則歐盟亦會解體。

  如是,整個歐洲板塊,乃至全球佈局都會重新調整,各師各法,各逞奇謀,縱橫捭闔,以謀自保,所以變化亦非一日可止,波譎雲詭,世界將更不安全。

卡梅倫的錯判

  事實上,英國對出歐一事,並未準備好。卡梅倫(Cameron)領導保守黨,去年贏得英國大選,續任首相,即發出「豪言」:可以對出歐一事,舉行全國公投。他以為可以乘勢解決黨內出歐派對他歐洲政策的質疑。這一派從戴卓爾夫人(Thatcher)執政的時候起,便反對加入當時的「歐洲匯率機制」(European Exchange Rate Mechanism, 簡稱ERM),認為這將削弱英國獨立自主的地位。這是國家心態,背後就是英國人的自尊,於是群起向戴卓爾夫人逼宮,改由馬卓安(Major)上台任首相。一九九〇年,馬卓安宣佈加入ERM;一九九三年,更將「歐洲經濟共同體」改組為歐盟,向歐洲一體化的鴻圖邁進。可惜這一政策一直得不到黨內異見者的完全的支持;工黨乘勢崛起,貝理雅(Blair)成為新首相,保守黨失去政權達十七年。現在,卡梅倫覺得是時候解決黨內紛爭了,他的威信日隆,在他任內,曾經運用公投,成功消除了蘇格蘭的獨立,如今大選大勝,不妨重施故技,再公投一次,以無可辯駁的「民主」方式,一舉去除積患,以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。由於他對自己估計過高,以為勝券在握,所以他對一旦出歐之後所發生的麻煩和可能引致的危機,未有預防,更未想到英國可能因此而蒙受大難,這正是他的輕率。

  例如,這麼多年來,英國國會已經通過數以千計的法律及法案,涉及與歐盟的關係,這是雙方政治、經濟交往的框架。如今如何繼續操作?由於《歐盟條約》規定:不管有無新的協議達成,成員國退出,由發出通知後兩年,退盟即自動生效。所以,英國退出後,舊的法例可能已不適用,必須另訂新協議,否則雙方的交往、稅收、貿易、產品標籤、人才聘用、品質控制都會產生無數問題。而且,雙方關係逆轉,過去歐盟為留住英國,可以提供許多優惠,如今形勢已變,優惠自然停止。若要重新繼續或延長,也要再開談判,費時失事。同時,為了防止其他成員國效尤,歐盟不可能「善待」英國。總之,對英國而言,出歐絕對不是一杯喜酒。難怪新加坡某外交官稱:「英國人正在我們眼前自殺!」綜合種種情況,全球輿論大都認為:留歐是合理。倫敦賭博公司開出的盤口也是向留歐的一方傾斜。

  留歐似乎是理性的決定,所以卡梅倫毅然許諾公投,卻不知道這是他的輕率,根本低估了人心的變動。

人心為甚麼變?

  自從資本主義急速發展,生產技術突飛猛進,全球財富逐漸沒入少數精英或跨國集團之手,金融巨鱷操縱著國家命脈。一般白領、技術工人、專家都發現自己的身份下降,生存有危機。一般青年都找不到合意的工作,中老年人則緬懷過去的時光,結果都一致對現狀不滿、對社會不滿,加上全球化生產,富裕地區勞工不足,必須輸入外勞,進而歡迎技術移民、投資移民,造成社會結構改變、人口比例失衡、生活習慣受影響、本地人失去工作,於是心理反感、矛盾增加。本地人把外來人口視為「他者」,時有不快事件產生。這一次英國公投,據說大部分的中、老年人和居住於北部地區者,都投了出歐票。有人將此理解為國粹主義或民族主義,其實是經濟高度發展,出現全球化、多元文化後的必然現象。本地人的權益、生活方式、自由感一定受到侵害,何況英國人本來就是驕傲的民族,失去頭上的光環如何不憤怒、不緬懷?住在倫敦國際都市,移民散處各區,可能見慣不怪,但若居於二、三線地方,習慣於平淡生活,便不以全球化為必要,反而反感,他們寧願生活簡單些,也不要仰人鼻息。這次出歐派勝出,其領袖約翰遜(Johnson,前倫敦市長)稱為「英國獨立日」,可見這一派人的心態。

  這是不是有點不理性,不考慮現實利益?所以公投過後,英國人知道真的要出歐,許多人便反悔了。據說結果公佈後的第二天,便有八十萬人要求重投。他們當中有的表示:以為不會出現黑天鵝,所以開玩笑地投了出歐,現在大錯已成,真是噬臍莫及!如果他們知道:出歐之後還可能引致蘇格蘭、北愛爾蘭獨立,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,就更無地自容了。

  可見這一次公投並不嚴肅,投票者根本沒有深思熟慮,也不知道英國出歐的嚴重性!平日也沒有國民教育,個人隨意投票,根本不知道這一票代表甚麼?須知投下去,就是歷史,豈能輕率?

民主的衰兆

  把國家命運交付公投,以體現人民作主,這是政客負責任的表現嗎?事情發展尚未清晰,便把問題推給人民,太隨意了,這樣的領導人不是無能,就是卸責!

  人民不是政經專家、不是訓練有素者,思想也不明晰,亦缺乏決策能力,要他們承擔責任,太不公平了。群眾如何承擔責任呢?所以結果就是無人承擔,正如香港某官員所說:這是制度的錯!十分荒謬。所以過去我們纔誠意推舉有能者為領袖。這不只是分工,如孟子說的「勞心者治人,勞力者治於人」,而是能力問題、識見問題、性格問題、修養問題。「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遠」,所以一些複雜的、糾纏的、牽涉各階層、各方面利益的、影響社會長遠發展的問題更不宜由群眾決定。民主社會把決定權下放到每一
個人,理論上並不錯,但政經活動之難度較之科學認知活動更為複雜無序,決非一般群眾所能明辨。即便舉行辯論大會,也不過是競選者以煽動的語言來掀動群眾的情緒,冷靜的說理根本派不上用場。試看當年的奧巴馬(Obama),不斷重複叫喊「change」,便當上了美國總統。今年共和黨的特朗普(Trump)在各方不看好的情形下,竟然靠「不按牌理出牌」,肆意攻擊精英,以吸引傳媒來營造自己的英雄形象。群眾只是被愚弄,但何以會被愚弄便要深思。這一種選舉制度究竟有甚麼好處?除了「造勢」之外。

  美國總統由初選到終選,可說經歷了好幾次公投,他的總統位置就是由公投奠基的。但真能產生眾望所歸的領袖嗎?小心別後悔。

  英美兩國,都是西方民主的宗主國,不只在本國實行民主,更在全世界推廣民主,但從他們身上,已看到民主衰兆。歸根到底,是這個制度在設計時已有漏洞,其所根據的理論前提,根本不能成立。在操作時,更往往訴諸情緒,挑動群眾神經,以遂政客之目的。所謂理性、客觀、公平,只是攻擊政敵的口號。造謠、抹黑卻是常用。這樣的民主,老實說,已經嚴重污染了人民的心靈,破壞了社會的安全,傷害了國家的統一,唯一的好處,也許就是讓世界更分化、人更分裂、讓極端的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更流行吧。西方民主的這些缺憾,我已寫在《優質民主》一書中,在此不多言了。不過,單從此次英國公投,可以看出當代民主的決策,有時是多麼輕率、不負責任。政客要搞「公投」,不可不慎!

→下載全份《法燈》

(原刊《法燈》409期,2016年7月1日)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