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誰能掌握歷史的脈動?——評特朗普贏得美國大選 [霍韜晦]  

2016-12-21 17:57:30|  分类: 優質民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美國大選,結局出人意表:由口沒遮攔、行為囂張、單人匹馬,獨對所有政壇老手(包括共和、民主兩黨),連主流媒體也不看好的特朗普(Donald Trump)贏了,以選舉人票三〇六對二三二之差,登上第四十五任美國總統寶座。不要說眼鏡滿地,全世界的精英都幾乎不知道如何反應。就在大家目瞪口呆之中,一隻比英國出歐還要震撼的黑天鵝出現了。 

為甚麼黑天鵝一再出現? 

  對知識精英而言,特朗普的當選是不可解,因為他反對全球主義,主張美國應該從承擔全球義務中退出,返回本土,專注美國利益,阻止非法移民及毒品流入美國,驅逐黑工,禁止伊斯蘭教徒入境,不再講甚麼民主、平權、開放、包容、多元這些所謂普世價值。總之,美國利益優先(America First),哪管旁人說三道四。

  攻擊他的人說他種族主義、民粹主義、保守主義、孤立主義,開歷史倒車,要是他當選,整個天都會塌下來。

  結果,他顛覆了所有人的看法,一路過關斬將,即使在大量民調對他不利之際,仍然豪氣干雲、不稍示弱、指點江山、信心滿滿,當選了。

  在這裡,特朗普的個人魅力發揮了極大作用。不要問他主張甚麼,只要他出場,只要他開口,就吸引群眾的眼球。

  但更重要的,是他講話非常中聽,包括他攻擊別人,罵對手希拉莉,用詞之辛辣、強悍、粗俗、尖刻,較之魯迅更勝十倍;至少他不怕低級,沒有精英們的那種假象和心理負擔。他赤裸,他自揭瘡疤,他輸得起,沒有顧慮。這樣的人雖然讓人搖頭,但選民覺得他真誠,不像希拉莉(Hillary Clinton)講一套,做一套。

  希拉莉之所以失敗,是因為她對美國的現實問題視而不見,由於全球化,由於大企業把生產基地移到海外,由於以宣揚美國價值、維護人權之名而出兵海外,與伊斯蘭教發生激烈衝突,被迫接受戰爭之後遺症(移民、難民、心理創傷),加上巨額債務,美國人的身份和福利不斷被侵蝕,生活品質不斷下降。他們向誰索取公平?

  這就是沉默無聲的一群,在精英們視線之外的平民百姓。他們大多被傳媒描述為一群沒有上過大學、文化上保守的白人選民。但在這一次選舉中,他們以選票表達了心聲,也表露了他們的憤怒。
這就是無聲的革命。民主黨的選民也許教育程度較高,對多元文化與民族融合的認識也更深,但政治和社會結構都不是一個單一的層面,精英的看法只是一個面向,何況其中也有許多分歧。掌握不到真實的民意,只陶醉在自己的理念裡,黑天鵝自然出現。

民主就是政黨輪替嗎?

  不過,特朗普雖然不重視美國有向別的國家推廣民主制度的義務,但他這次當選,卻是拜民主制度之賜。也許有人認為:他的當選,其實是幸運,因為他所獲得的普選票,比希拉莉少三十三萬張,獲勝是靠各州的選舉人票。換言之,他的當選是撿了選舉制度的便宜。這種情形在二〇〇〇年小布殊和戈爾的競選中已出現過,可謂歷史重演。這算不算民主?為甚麼得到較多普選票的人不能獲勝?難怪希拉莉不服氣,事後也有人要求重新點算,加州甚至揚言獨立,許多群眾上街遊行,說特朗普不是我們的總統。情形和英國出歐一樣。由於雙方票數太接近,失敗的一方無法平復,當然要找台階下來。

  這就會引起社會撕裂、內訌、對立、二元性思維不斷。大家各不相讓,就會各走極端,黨派利益高於國家利益。這只要看台灣、英國、法國、意大利,和許多試行民主的新興國家,都有這樣的危險。

  有人說,民主最重要的一環,是允許政黨輪替執政,不能一黨獨大。民主黨已執政八年,該讓共和黨上場了。正如台灣國民黨也被民進黨攆了下來。但我認為:為了防止獨裁,在野黨的存在也許有其必要,但總不能為輪替而輪替,搞形式主義,不問實質,以百姓為芻狗。社會質素不提升,選民只是為自己利益投票,政黨輪替一百次也沒有用。大家不斷在爭吵中、撕裂中度日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難怪現代人都感覺到活得很累。希望在哪裡?

優質民主能實現嗎?

  這就涉及民主的質素問題。二十年來我一直提倡優質民主,主要的理由就是看到大家對民主的認識有偏差:以為民主代表普世價值,人人皆須認同。其實民主只是一個機制,轉換權力、轉換執政者的機制,不保證社會問題得到改善、人人幸福,反而期望愈高,失望愈大。換了政權、換了領導人,就能創造奇跡嗎?也許選民都這樣期待。八年前,奧巴馬何嘗不是力主「改變」?還保證:Yes we can。但八年過去了,他能改變甚麼呢?美國雖能從伊拉克抽身,但又製造出伊斯蘭國,傷害全球。現在美國的外交和經濟都陷入困境,人民生活並不好過,和當初的期望落差很大。這次特朗普誇口「讓美國再次強大」(Make America great again),的確鼓舞了不少美國人,尤其是懷念過去光榮歷史的美國人。但若不從根本上做功夫,只依賴口號,只作一些政策上的調整,我並不樂觀。

  優質民主有賴教育治本,政府只能治標。提升社會質素,健全選民人格,培養整體意識,去除自私心態,這些都是建立優質民主的前提。特朗普能做到嗎?他是個機會主義者,做生意很成功。但作為一個有遠見的領袖則很難說。反之,他在競選中的表現,恣意攻擊、信口開河、詆毀女性、前後矛盾,都令人感到美國民主每況愈下,君子汗顏。

特朗普能掌握歷史的脈動嗎?

  那麼,甚麼纔是特朗普該思考的呢?他已經知道選民對他的期望,也知道民主黨過去八年不得人心,雖爭取了少數族裔的支持,但卻忽略了廣大的美國人的傳統保守心態,造成政治和文化上的分歧。正如亨廷頓所寫的《我們是誰?》(Who are we?)這本書,指出美國人當前正面臨身份危機,大量的外國移民,尤其是拉美移民的湧入,使美國本來秉承的盎格魯–新教文化受到衝擊,將來就很可能引起種族衝突和對美國信念(American Creed)的挑戰。如今特朗普的「美國優先」正是對其疑問的最好的回應。在這一點,他做對了。

  為了守護美國價值,特朗普要對付的其實不是全球化問題。他不要錯認,要從全球化抽身,反之應思考如何使全球貿易公平合理,而不是設立框架、關卡。例如他在競選的時候說:如果他當選,就要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徵收百分之四十五的重稅,又宣佈中國是外匯操縱國,取消「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」(TPP)。還有其他狂言,反自由貿易、反國際投資,似乎要重回十九世紀的「門羅主義」(Monroe Doctrine)。這是逆時代的主張,難怪所有西方發達國家都非常擔心,各自設限,恐怕引起貿易摩擦,導致全球經濟衰退。

  今天美國的困局,很大原因其實是美國自身的文化動向。美國自由、開放、向上流動的機會多,吸引了全世界的一流人才。資本主義的盈利方式與民主制度功不可沒。但其缺陷之處卻從未得到治理,亦無人給以深切反省,致醜惡的人性氾濫。教育只是幫助把人訓練成工具,而未能化解與生俱來的貪欲、佔有欲、控制欲、自我膨脹欲。欲望無限,都是向外求取,還認為自己有權,這就一定引發衝突和傷害。

  經濟發展似乎讓人的生活過得更為舒適,但在物質誘惑之下,人人追求消費,造成經濟畸形發展,社會腐敗,道德水準日漸下降,價值混亂,家庭觀念破產。人愈來愈自私和放縱,愈來愈失去自我管治的能力,政府再強也沒有用。個人主義、功利主義、自由主義是拖累美國的罪魁禍首。但美國,不,特朗普,能對付這些主義,改轅易轍嗎?他自己就是一個非常自驕、自大的人物;他不會反省。

  兩黨的角力,不過是政策和利益上的分歧,他們不會觸及美國文化的死穴;即使知道,也無能為力。美國的改變,只能樓梯響。
這就比不上中國。中國誠然落後,整體國力、實力、生產力,目前還比不上美國,社會也有很多問題。但知恥近乎勇,習近平上台後刻意整頓,清理腐敗,矯正社會歪風,提倡國學,主動承擔世界事務,通過一帶一路,建議與多個國家建立共同體關係。雖然在思想上尚未有清晰之內涵,社會主義與中國文化在理路上的融合還沒有理順,但已經展現了中國作為一個大國的氣魄。這也就是說,中國的改革,已經上路。帶領世界改變,也許在中國。

  因此,特朗普應該清楚地認識到,中美必須走向合作,而不是對抗。這是歷史的脈動,有智者豈可失之?

→下載全份《法燈》

(原刊《法燈》414期,2016年12月1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