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唐先生的事业——唐君毅老师逝世三周年祭【霍韬晦】  

2016-11-10 10:56:10|  分类: 杂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唐师逝世之后,有一种说法是:唐先生的学问很好,但作事失败。辛苦创办的新亚书院不能守,毕生努力的中国文化运动似乎亦没有甚么具体的成效。新亚书院耗尽了唐先生晚年的心力,但最后所得到的,借用徐复观先生的话来说,就是「遍体鳞伤,满身血污的结果」,至于他所领导的文化运动,在唐先生死后两月,已经有人批评是「运而未动」了。

 

唐先生的事业是否失败了呢?

 

若取个人观点,事业未能及身而成,则自然是失败了。但是,有些事情不能祇从眼前的成败论,特别是民族的理想和文化的理想为然,因为这些理想能够实现,绝非个人的能力所能达致。而且,理想之所以为理想,必有某种超越现实的性质在内,当其面对现实人心之时,亦必然不可能全部相应,甚至理想愈高,实践愈难,其不相应的程度愈大。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理想的艰巨性和早期行者的悲剧性了。

 

唐先生的事业,亦可作如是观。一百多年来,中国在外侮之下,一般人所想到的,祇是如何使中国民族站起来,求政治与经济上的独立,而并未了解民族的生机在其历史文化,反以为中国的积弱,是传统所累。于是五四以来,思想界的重点便落在反传统一面,以与驱逐帝国主义势力的民族要求配合。自然,传统并非不可批判,但在这样的心境之下便是自卑感和丧失民族自信心的表现,动机虽尚有可取,做法却是走错了方向。结果,受五四影响的许多著名的知识分子在思想上不是偏激,便是游荡,或向外国乞讨灵方,随外国的现实势力而转,真是可哀可痛!人最不幸的,是做了错误的选择,而做了错误的选择则因为其无知,既不知己亦不知人,或祇看到事情的事象而看不到背后的理据;也就是说,他看不出在历史中起主导作用的思想文化概念的重要性,也看不见在历史中所冒起的文化精神。民族亦如是,如果一个民族不能认识到它自己的精神,则这个民族不过是蜜蜂、蚂蚁式的群体。民族关系显然不是蜜蜂、蚂蚁式的结合,它有仁、有义、有理、有法,不同的民族便有不同的选取,由此而表现其不同的精神行程。

 

所以真正的民族生命是由文化构成的,而并非生物上的种族因素。可惜许多人都昧于此义,以为民族的强大是由自然生命的强度表现,于是转而追求武力,以争政权或表现国势为第一。唐先生在这方面,很早就表现了他的慧识,知道真正主宰一民族命运的,是她的文化精神,所以如果不在文化的层面把民族的精神向上提起,即无以拯救民族衰亡;这也就是唐先生南来之后,在作事之余兼从事学究式的工作的原因,由此而写出了百万言的著作。这些著作依我的看法,必然不朽,而且将随着历史的发展而益增其价值。因为其中所表现的,不止是唐先生对中国文化的信心,而且充满对东西文化的深邃的了解。单言信心,也许有人以为唐先生祇是个传统主义者或保守主义者,而不知唐先生的信心建基在对东西文化的深切反省上。例如,唐先生写《中国文化之精神价值》、《人文精神之重建》、《文化意识与道德理性》、《中华人文与当今世界》等书,即处处东西思想对举,使读者周游贯通而层层深入,终知东方哲学的高明与开放,足以消除西方各系统的狭隘与孤提,以引导人生向上。这是唐先生在经历了大时代的苦难之后,亦如清代的王船山那样,以悲情写书。所以唐先生的著作,首在对拒西方,以为中国民族立本。然而,唐先生的胸怀,却较王船山广阔,他的视野不会以中国自限,他的工作,亦不会止于中国文化的重建。本于人类所自具的无私的性情,唐先生更进而疏导西方文化,为今日西方哲学、宗教的发展而驱除魔道,使将来东西方的民族和文化,都可以得到真实的共存。这是人类今后的生存的智慧,其具体即见于唐先生的晚年大著《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》一书中。唐先生说:

在今日唯有真实之宗教、道德、与哲学智慧,能为一切专门之知识技术之主宰,以使社会中各分立之阶级、行业、职业中之个人,皆多少有其宗教上之笃实信念,道德上之真切修养,及哲学智慧所养成之识见,互以广大高明之心境,相涵容覆载,然后人类世界得免于分崩离析,而破裂毁灭之虞。则今日救世界之道,在宗教、道德、与哲学……。以宗教言之,昔日之大宗教,皆自然形成,其形成之历史条件已往,而其生命亦随之枯萎。昔之大宗教之各自形成,初不相为通,而皆欲共存于今日世界大通之世,而又不混合为一,以使之相泯而相销,亦为一最大之难事。然在今日,欲以一宗教毁灭一切宗教之宗教的帝国主义之见,已罕人奉持,而一切宗教之所以为宗教之共同核心本质所存,终将渐为人所自觉。以道德言之,昔日之道德之限于一民族、一阶级、一行业之道德,固为封闭的道德……。真能体验欣赏不同之形态之人格之道德,而以一开放的心灵,以与一切道德相感通所成之仁德,必当被重视。以哲学智慧言之,则一能说明上述之一切宗教之共同之核心本质,说明如何有此与一切道德相感通之仁德之哲学,并说明此宗教、道德、与哲学智能当为一切知识技术之主宰之哲学理论,必当出现。(《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》后序)

 

由此可见唐先生心灵的广大与高远。这是古今中外一切哲学家、宗教家,以至一切圣贤、菩萨的共同抱负,亦是他们终身践履的神圣事业。唐先生就在这里和他们精神相契。尽管从历史观点看,过去的一切圣贤事业都从未实现,但却不能因此而证明这些事业不当有,这祇能说明圣贤事业的艰巨和人心的种种执障,于此正不能掉以轻心以求速成。人敢历艰辛正表示他对过去人类所造成的苦难能够承当,由此再步步开出人类的前途,而不必功成在我。我从唐先生身上,即体现到仁者的胸襟和坚毅,他所从事的事业,并非世俗的事业,亦非个人的事业,而是民族的事业。和人类的事业。这种事业根植于人类良心,所以严格来说,没有人可以自外,祇要你有「人」的自觉,使会赞成参与。所谓「东海有圣人出,此心同、此理同;西海有圣人出,此心同,此理同」。因此这种事业是永无失败的,纵使在现实中「遍体鳞伤」,一时沉寂,而后继者仍会再起,而先行者的形象亦更鲜明了。

  

 

*原刊《鹅湖》第六卷第八期,一九八一年二月;后收入《唐君毅全集》卷三十,页四一九至四二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