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布施的道德【霍韬晦】  

2016-11-10 10:14:43|  分类: 佛學新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人為甚麼會布施?

因為同情?因為慈愛?因為對某類人員(例如僧侶)的尊敬?還是因為貧富懸殊,鼓勵以富濟貧,可以拉近距離,化解矛盾,甚至減輕社會的不安?還是把布施視為一種特殊方式,去實現公平分配的理想?

答案可以有許多,但我認為:均未足以道盡布施的深義。

反而別具隻眼的,是從經濟社會史之立場出發,認為一個社會強調布施,必然是維護獲布施者的利益。這些獲布施者並非個人,而是一個階級;在古代社會中,就是僧侶(包括巫師、祭司)。由於僧侶不事生產,他們的生存必須有賴於其他階級的支持,纔能維持其崇高的身份,所以把向僧侶的布施視為神聖的義務,例如印度古代的《摩奴法典》,即規定只有婆羅門(祭司)纔有資格接受布施,而剎帝利和吠舍(即王族與工商業者)則以提供布施為其道德行為,這就是種姓制度。要注意的是:這種制度,並非出自社會性的規約,而是神的意旨,人只有遵從。《薄伽梵歌》(Bhagavad-Gita)把這行為稱為「本務」(Svadharma),即人對自己的要求,明白自己的責任。

 

不過,由於這種責任並非出於道德自我的自覺履行,而是接受神的安排,有一種先天的運命色彩,使人不能抗拒,所以從社會政治的立場看來,這是為宗教王朝服務,為僧侶階級服務:他們不事生產,卻合法地、神聖地分享、甚至竊據大部分的經濟利益。

在這個論點下,有些人不信神,而信因果,也會進行布施。因為這是「功德」,將來(或在來世)必有更佳的回報。如《摩奴法典》稱:「施水者得滿足,施食者得永久安樂,施芝麻者得如意子孫,施燈者得無上眼力;施土地者得土地,施金子者得長壽,施房屋者得華麗巨宅,施銀子者得傾城美貌。」(第四章,229-230)在這種心態之下,難怪許多人作出「投資」了。

這些理論,可能觸及若干歷史事實,因為人本身有無明,有貪瞋,對道德行為自會有他們的一套看法。事件是一,但解釋可以是多。問題不在事件,而在人心的複雜性,如果從功利立場,那麼何只布施,即使是佛陀的本生故事,為了成道而作的種種努力,割肉餵鷹,捨身飼虎,也會有人認為如換得成佛的代價,則犧性「值得」。總之人心污染,自不能看到真實,也不能理解生命有更高的追求。

布施就是如此。

從客觀存在上看,它有一套秩序,即存在的理法,如種善因,得樂果;種惡因,得苦果。世界並非祇是一物理之場,而是有其善惡質素,人的秘密正是在於人有智慧,能看到這種質素的變動關係,從而知道自己的責任,所以人必參與其中,而對存在的理法負責。不過在人的立場,則並非人人都有此覺識;若從自私出發,則反而會把客觀世界作為自己的攻佔之場,來擴大自己的擁有。畢竟人是一現實而又夾雜著其原始欲望之存在,一開始就向外追求,而不知這種追求最後必落入虛空,反而障礙了自己的上進。所以有關布施的問題,並非純為一經濟道德或社會資源分配調整的問題,也不是奉命履行一宗教規條問題:如菩薩有六度,布施為首,則凡行菩薩道者,即應實踐。如此機械,不過守戒,即遵從一他律的道德,尚未自覺、自動而行。中國民間常言:「有心為善,雖善不賞;無心為惡,雖惡不罰。」佛教講業報,十分重視作業者的心理動機,所以《俱舍》、《唯識》,很小心地區分善惡兩類心所,以貪、瞋、痴等為煩惱之源,以無貪、無瞋、無痴為善行之基,目的就是要你知道一切因果都是責任自負;若是無意識和純生物性的行為反而不會引起強烈的後果。

由此可見,布施活動必須進至修養層次,自覺履行,而且還要提高它的強度。因為布施首先就是要求我們不要一味擁有,要捨、要迴向、要奉事眾生,這就使我們能放下自私之念,對治貪心。人如能無我,則一切可捨。所以《維摩經》說:許多有不可思議解脫神通能力的菩薩,為了幫助眾生實踐菩薩道,往往以威德力,逼迫眾生布施「手足耳鼻、聚落城邑、妻子奴婢,象馬車乘、金銀琉璃、真珠珂貝」,逼迫愈大,考驗愈深。《華嚴經.入法界品》敘述善財童子求法,普賢菩薩自言其過去「一一劫中,為求佛智故,以不可說、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城邑聚落、國土、王位、妻子、眷屬、眼耳鼻舌、身肉手足,乃至身命,而為布施……一切所須皆奉施。」

這不能以功利觀點看:以為盡施一切即得回一切,而是盡施一切之後,方能把自我的存在徹底看破,從而轉出公心,這纔是真正的道德行為。所以《金剛經》進而提出「無相布施」,即純布施,布施只是布施,而不是為了其他的目的,即「不住色布施,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」,「菩薩應如布施,不住於相」。我們講布施的道德,便應該提到這一個高度,纔算終極。

 

l  原刊《法燈》150期,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一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