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理想事業靠甚麼維持?──法住十七周年祭 [霍韜晦]  

2014-10-31 21:32:09|  分类: 成长的锻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法住事業轉瞬十七年了。十七年,在人生來說,正是英氣勃發、志氣昂揚,對前途有無限的憧憬的時候。然而,對一個在虛無世界中誕生出來的事業,已經飽歷許多風霜。如今,我們並非疲乏,而是考驗更切。

       記得我在初創法住學會的時候,許多朋友、前輩已為我憂,很擔心我白白浪費精力,為甚麼不返回書桌,完成學者的專業呢?而更重要的是:世界無可為,「為者敗之,執者失之」(老子語),所以一切只能順其自然。但我深知:學問與生命不能割裂,文化與社會、理想與現實並非真屬兩個不同的範疇,它們必須相通為一,這就需要有人承擔、有人行動、有人實踐。難道我們永遠等待「聖人復起」,等待「彌勒下生」嗎?

       我們不需要聖人,我們需要志士:對此歷史大任,只有一力承當,成敗非所計。十七年來,我們在學會之外,辦了文化書院、中醫學院、出版社、書屋,最近更在國內開辦喜耀小學、在新加坡籌設分會。從事業發展的角度,可說是穩步前進,亦愈聚愈多同道。朋友們都為我喜,但我並無得意之感,反而更沉重:蓋當初不過是應理想呼喚,毅然上路,面對的是「理」,現在辦起了那麼多的事業,就要和現實相連。在「事」的層次,就不是那麼簡單純一,它有另外的一套:制度、金錢、人事、欲望,緊緊相纏。處理的時候就不能一刀切,如理甚難。所以歸根到柢,是要人成長,纔有主事者;決定稍有偏差,便會前功盡廢。但人成長談何容易?人總是依其眼光、程度、性格、思維方式來做事、來看社會,「日以心鬥」,不陷落已是萬幸。但法住畢竟在這現實的泥濘中走過來了,雖未登彼岸(要登彼岸亦不知何時),但畢竟已受鍛煉。我們已經形成一個隊伍。

       隊伍不在人數,而在心的相通:我們為甚麼要這樣承擔、這樣付出?誰不想安逸?誰不想舒服?但歷史就是這樣,需要我們參予。要徹底明白我們的承擔無窮,看不到終站。中間縱有成果,亦非我們所能享有。那麼,我們為甚麼要繼續努力,為甚麼要精進不息?這些問題隨時會生起,隨時會困擾自己。所以對於法住人來說,退墮亦非不可能:只要他的「自我」一念涉入,理想便會立即隱退。這是心魔,這是一切成長自己和成就理想事業的關。但若從生命的現實上說,則亦平常,無明煩惱自無端生。所以心的相通不但在於我們的彼此扶持,互相鼓勉,不但在於我們的同情共感,超越私心,更重要的是對理想深入,對社會有危機感,對歷史有危機感,對人類前途有危機感。提高自己的眼光,看到當前的癥結;湧現出勇氣,纔能過關。《易經》所說的「乾,元亨利貞」,必先有這樣的氣魄和修養,纔能擔當大任,繼續前行。成理之外,更要成事。我們不須懼怕我們不懂處理現實。從歷史的角度,沒有人真能圓滿地處理現實;現實永遠是仁人志士的墳墓。有此深識,即知我們在現實中無求,我們只是接受磨煉,所以亦不必計較世間的誹謗;發揮我們的願力和創造力,纔是生命成長的正道。

       記得法住事業在數年前略有寸進的時候,有人問我此一事業如何繼續?或許有人認為:此一事業是因人而有,則「人存政舉,人亡政息」,無論有多大的成果亦只能視之為偶然。所以應該趕快將之制度化,以防怠惰。我亦同意法住事業為偶然,但這是從具體的人上說。理想不空懸,當然要依賴人來實踐,所以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事業。但若從歷史的動向與歷史的超越追求,則法住或與法住同類之事業出現則為必然。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我不省悟,自有人省悟;我不開創,亦自有他人開創。雖然自內容上說是千差萬別,但亦可以說是萬紫千紅,各自精采。這不是平面化,我們必須看到在現實曲折中的信念,這就是必然。我的工作,不過是在此前提下,讓必然實現,也就是把此偶然轉化為必然。這如何可能?只有把此理想寄託於一代代人的成長。所以這幾年我特別專注於法住人的學習,特別在教學方法上重開接引之門。但是,我不能說這是必然的保證。蓋天地之大,孰為有緣?宇宙之寬,成功又何必在我?個人固然渺小,個體所在的空間亦是有限。事依人轉,則所成之事豈在多?所以必須把眼光轉過來,不先看事,而是先看心,先立理。對學者而言,理初在心外,如朱熹之即事求理,但一旦領悟,理即在心內,如王陽明之悟道。有心有理,有理有心,內外統一,如此方能維繫理想事業於不墜。

       總之,在現實層次,一切均無保證,金錢可以散盡,制度可以腐朽,政權亦可以轉換,所以世間並無不消亡的事業;但在理想層次,我們應看到它對現實的呼喚,而直入人心。唯有自此處可以生出天地,所以《六祖壇經》說:「萬法從自性生。」此非一唯心的宇宙論命題,而是理想論的支柱。依此,方可明白其下續云:「自性起一念惡,滅萬劫善因;自性起一念善,得恆沙惡盡。」人惟有善養此自性深心,成道成事,方能奠基。但如何養?便要社會上有此文化資源、歷史上有此文化訊息,不可隔絕。否則理想如夢、如神話,便落實無從。由此可知守護一個這樣的文化何其重要!

       我曾說過:「法住,就是文化的永不死亡義。」表面上看,我們守護東方傳統、儒學傳統、佛學傳統,實質上我們守護一切使人成長的文化,亦即使人不會下墜的文化,這樣纔能通向理想。但這如何可能?就要善於教導,善於點出人的光明、人的善根、人的心、人的性情,還要通過鍛煉,纔能使其念念迴向。

*原刊《法燈》204期,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