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甲午重來,馬年談馬──兼論歷史之變 [霍韜晦]  

2014-02-18 11:30:38|  分类: 時代反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原刊《法燈》380期,201421日)


甲午,在中國人的記憶上是恥辱未雪:一百二十年前的甲午之戰,當時的清政府為了抵抗日本侵略,把數十年洋務運動傾力建造起來的北洋海軍和陸軍,在沒有充分準備的情形下與日本開戰,結果陸軍在平壤敗退,海軍在黃海遭遇戰中幾乎覆滅。事後簽訂馬關和約,中國割地賠款之外,還要給予日本種種優惠,進一步刺激了日本覬覦中國領土的野心,終於引起八年抗戰。中國之損失從未如此慘重。如今,一百二十年過去了,中國能吐氣揚眉嗎?

甲午,依中國地支紀年,亦為馬年。「馬」的涵義,首先是健行,敢於「逆風而奔」。這顯示馬的特性不畏艱難,面對挑戰,愈戰愈勇。《易經》〈說卦傳〉將之列為「乾」類,上同於天,下比人間統帥,有元、亨、利、貞之德,所以深得人類喜愛。依我看:馬除耐勞之外,可以乘載、負重、拉曳、生產,更重要的,是牠的速度,沒有多少動物能比得上。

這一個優點,在古代,最宜用於戰爭。戰爭是講究速度的,所謂一馬當先,日行千里,長途奔襲,使敵人措手不及;同時來無蹤,去無跡,令人防不勝防。由此,古代衍生了兩種很不同的生活和文化,就是農耕與遊牧。前者靜,後者動;前者安土重遷,後者天下為家。遊牧者善騎馬,有攻擊力;農耕者善稼穡,但求守護。生存的方式不同,塑造起來的民族性和文化便很不同。

從生產力看來,農耕社會講求安定,便有條件發展出各種產品,尤其是建築、飲食和奢侈品。遊牧民族不能停下來生產,便只能通過掠奪,所以中國邊患不斷,常要防止北方遊牧民族的入侵,這也就是春秋時,各國築長城的由來。長城,原來就是防禦的概念。但如此被動不是辦法,所以戰國時,趙武靈王(國土在今山西一帶)下令全國胡服騎射,模仿胡人作戰的優點,這才建立起自己的騎兵部隊,軍事力量大增。

自此之後,大家都認識到騎兵的重要,但馬從何來?中國中原地帶不善產馬,但為抗匈奴,政府只好鼓勵民間養馬。漢武帝時,官馬已達四十五萬匹,同時設置保衛京師和皇宮的羽林軍,訓練出精於騎射的青年將領,如衛青、霍去病等。時機成熟,主動出擊,大破匈奴,從此匈奴遠遁。衛青原欲追擊,但因馬少,只好休兵。

漢武帝矢志開疆闢土,徹底解除邊患,深知良馬之重要,而大宛盛產「天馬」及「汗血馬」。武帝為了獲取這些良馬,不惜派遣大軍,以李貳師為將,先後兩次攻伐大宛。結果得其善馬數十匹,中資之馬三千匹。武帝大喜,寫下〈天馬歌〉。其中有云:「天馬徠,從西極,涉流沙,九夷服」,一派躊躇滿志。

問題講到底,就是速度。軍隊出擊,必須以快打慢,使敵人猝不及防。霍去病第一次領軍,才十八歲,以八百勇騎直插匈奴後防,斬敵首二千餘級,擄其王公多人而回;軍功冠於諸將,被封為冠軍侯。以後幾次出征,霍去病都是長途奔襲,沒有過人的速度是不行的。《孫子兵法》說:「兵聞拙速,未睹巧之久也。」快,才能攻其無備,出其不意。在當時,唯有馬才能肩負這一使命。一九六九年甘肅武威出土的一具漢銅塑「馬踏飛燕」,描寫馬在張口疾馳之間,三足騰空,一足踏著飛燕,充份說明漢人對馬的喜愛和想像。

關於速度,後世戰例甚多。成吉思汗便是靠強大的騎兵橫掃歐亞,建立起蒙古大帝國,所憑藉的,也不過是「兵貴神速」四個字。

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,德國突然進攻波蘭,其裝甲部隊在轟炸機幫助下,先掃除障礙,長驅直進,兩星期即結束戰爭。後來進攻法國,亦不過三十五天,法軍便全線崩潰。這就是所謂「閃電戰」,德國人幾乎變成超人。

從軍事轉移到經濟,企業發展、市場攻略,同樣要快。所謂「機不可失」,必須及時抓住機遇,甚至快人一步。最近逝世的影業大亨邵逸夫,其成功要訣就是跑得快(有人戲言他的英文名字Run Run,即是他營商手段的寫照),每次決策都在市場轉型之前。例如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電影業尚有可為的時候,他已經減產,賣掉院線,進軍電視行業了。至於當今的電子產品、互聯網,更不用提,每幾年就是一次殺戮。不只改變營銷方式、消費習慣,衝擊傳統商鋪之實體經營,更入侵銀行業、保險業、交友方式,一波一波,前沒後繼。誰能掌握新機?在通行產品還未凋落之前。

戰場如是,商場如是,這是個競爭的世界,你追我趕,人人都想超前。甚麼是現代化?我曾說過:現代化就是速度。現代人生產快、消費快、市場轉型快、產品周期快、業者腦袋動得快,加上行動快、訊息快,正如天馬一樣,快者勝!戰場上的冠軍變為各種商業競爭的冠軍!

這已經成為一種文化。不幸的是,人與人的關係也變得快,感情也轉得快。再見已非朋友;或者,只有當下,別想明天。

為了獲勝、為了盈利、為了結果、為了得益,人除了跑得比別人更快之外,已無選擇。人類進入現代之後,千里馬已被淘汰。或者,牠已經被「轉型」成為競賽場上的動物、社交談論的題材。

可有人想過:這樣的文化也要被轉型嗎?歷史綿延數千年,朝代興亡,其中即涵有文化變動的因子。孔子著《春秋》,欲「撥亂世,反之正」,能不能「撥」是一回事,但歷史總要回歸正道。前有所承,後有所開,所以孟子講:「王者之跡熄而詩亡,詩亡然後春秋作。」可見活在歷史中的人,思想是超前的,性情是關懷萬代的,所以快之中還要有眼光。一切眼前之事儘管嚴苛,甚至令人失望,但更重要的是未來如何走上正路。孔子的春秋大義便要在這樣的精神下了解。換言之,萬物皆變,但變是要有軌道的,否則徒勞。

從甲午國恥,到馬的速度追求,顯示人人都不能落後。落後挨打,落後即被淘汰。但人為甚麼要面對這種的壓力?是生來如此嗎?是命運安排嗎?是天地給予嗎?是自己不甘心嗎?

人沒有反思,便只有隨波逐流,結果一定失去自己,茫茫然不知何去。

在變動之中,人豈能無主?可惜的是,今天登場的「後現代」,卻比現代更虛無。

 

春聯:

甲午重來 毋忘國恥

百年生聚 未育文德

 

電閃雷鳴 金蛇告退

天高地廣 萬馬奔騰

 

甲部詩書天下重

午時日月九州同

 

甲帳看山 禪心自遠

午樓吹笛 鶴應於皋

 
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