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英雄 [霍韜晦]  

2013-04-16 16:17:58|  分类: 成长的锻炼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英雄 [霍韜晦] - 霍韜晦思想世界 - 霍韜晦思想世界

  

  據說,英雄不怕死,怕死的不是英雄。

  英雄是這樣界定的嗎?單純的不怕死,不過是匹夫之勇,如何能成為眾人所崇拜的對象?由此可見,英雄必有其過人之處,正如京劇中的英雄扮相,一站出來便獲得觀眾喝采。為甚麼英雄會有這樣大的魅力?能夠鼓動人心,吸引無數人的視線?我們不妨先看英雄的定義。

 

英雄的定義

 

  在中國傳統之中,「英」是精粹之意,「雄」本指男性,故「英雄」初步是指傑出的男性,而傑出的女性則可名為「英雌」。但英雄的內涵究竟與性別無關,否則現代的女權主義者很可能提出抗議。那麼,這個英雄的內涵是甚麼呢?所謂「傑出」是甚麼意思?若依現代人的標準,很可能是指高大威猛、英俊瀟灑、高薪厚職……等等,但這些未免太表面、太膚淺。英雄人物當然不是靠外表,也不是靠家世,而是靠質素。中國傳統講「聰明秀出謂之英,膽力過人謂之雄。」(《人物志》篇八),可見是指人的內在條件。

簡言之,是智慧比人高,勇氣比人強;一方面是能解決問題,或作出正確判斷;一方面是能堅持理想,不怕困難,甚至不怕犧牲,更不用說金錢、家庭、財產、妻兒。在英雄眼中,一切東西都不重要,一切痛苦都可以忍受,一切代價都可以付出,目標只有一個,就是對其承諾負責,對其理想負責。所以,英雄必然是意志力極強的人;正因為有此堅強的意志力,所以才能人所不能,群眾才會崇拜、才會感動,而不自覺地追隨。

 

群眾需要英雄

 

  至於說,群眾為甚麼會崇拜英雄?則正是因為自己不能做到,自己有恐懼,自己能力不足,而英雄則是自己理想的投射,英雄做到了自己想做的行動和事業,連帶自己亦分享了英雄的光榮,和得到了英雄的保護。所以失敗者、弱小者特別需要英雄的安慰,這就是歷史上不斷需要英雄的原因。

 

  沒有英雄,歷史不但寂寞,而且沒有方向。站在群眾的層次,必須承認,歷史是由英雄帶動的,其次方是才子佳人、藝能之士。而英雄的世界,亦有許多方面,從個人的勇敢到一個大事業的開創,一個大時代的扭轉,眼光、識見、才氣、素養、性格、能力、意志,都有關係。英雄所具備的條件愈多,其所成就的事業愈大,所以英雄亦可以以勇武成,或以犧牲成,或以堅強成,或以謀略成,或以技藝成,或以功業成,從勇士、謀士、志士、俠士、到豪傑,都是英雄,甚至今日之政治家、軍事家、企業家、教育家、運動家、專家、明星,亦可以是某一方面的英雄。各路英雄如百花盛開,裝點人間。

 

西方英雄

 

  若以歷史文化的角度,則英雄亦有傳統。不同的文化孕育出不同的英雄。在這裡,英雄雖然是個人的表現,但卻有群體性格。我們不妨從最大的分別:東西文化著手。

  先講西方英雄。

  西方人的特點是眼睛向外,追求知識,探討世界的秘密;英雄亦然,要對外征服。阻礙愈大,敵人愈強,愈顯英雄之魅力,所以這是戰勝者的英雄,征服的英雄。如古希臘神話中奧德修斯(Odysseus)、赫拉克勒斯(Heracles)、忒洛亞戰爭中的赫克托爾(Hector)、羅馬帝國的凱撒、近代的拿破崙……,但我們可以舉亞歷山大大帝為代表。

  亞歷山大大帝在公元前二百年向東征討,從歐洲打到亞洲,所向披靡,佔領大片土地,最後來到印度海岸,面對汪洋大海,深深慨嘆:他以為自己已經到了世界的盡頭,再無對手,再無國家可以征服,竟然流下淚來。為甚麼舉世無匹的英雄竟然流淚?原來他是英雄寂寞,正如武俠小說的描寫,他是「獨孤求敗」,打遍天下無敵手,欲求一敗亦不可能。所謂「高處不勝寒」,他的心境,幾多人了解?亞歷山大的淚顯示了英雄的生命,只是為了找尋敵人而存在;既無對手,所以亞歷山大不久亦病死,很年青,才三十三歲。對於英雄來說,征服敵人是埋藏在內心中一個極深的欲望,不能遏止。他不能自處,他不能單獨面對自己;在打敗了所有敵人之後,如果有上帝,他恐怕連上帝也要征服。正如二千年後的尼采,要向上帝挑戰;他的「超人哲學」,使他不斷地超越,結果宣判「上帝死亡」,他再無可超越之對象。之後,尼采瘋狂了。亞歷山大和尼采,一古一今,說明了甚麼?說明了西方英雄的特徵:他可以征服別人,一切外在之敵,但不能征服自己。

東方英雄

 

  在東方文化中,不是沒有征服敵人的英雄,但東方文化認識到:人生最大敵人不在外面,而是你自己。所以,對東方文化來說,所謂英雄,就是指一個能反省、能節制、能克服自己的原始欲望和野心的人,才是英雄。征服外在之敵易,征服自己內心更難。為甚麼更難?因為這是一種逆反,而非順我們的本能、欲望而出。人生下來,就是向外企求;求之不得,於是以力奪取,而力大者勝。一般人就是崇拜這在奪取中獲得勝利的人;他們的勝利,人所共見,為人所讚賞、欽羡,所以勝利者有很大的滿足感和榮譽感。但是,要把自己的本能、欲望放下,自己跟自己作戰,勝利了無人和應,失敗了亦無人怪責,便很容易逃避,所以更難。原來克服自己的意思不是為了得到甚麼,而是修養自己的人格,消除內心的浮躁不安。孔子說:「克己復禮為仁」,就是克制自己的本能、欲望。陳榮捷先生譯「克己」為"Self-discipline",即「自制」,文中子說:「自知者英,自勝者雄」,說明了中國的英雄正有這種自制力。通過這種自制力,而回歸人之修養,或自然秩序,在孔子即是「禮」,在老子則為「道」。所以東方的英雄,可以說是道德上的英雄,或修養上的英雄,如孟子所謂:「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。」(《孟子》〈滕文公下〉)大丈夫即是英雄。宋代理學家程灝賦詩云:「富貴不淫貧賤樂,男兒到此是豪雄」,顯示儒家所嚮往的英雄人格。

  無獨有偶,在東方文化中,印度的耆那教(Jainism)同樣宣稱人要成為英雄,「耆那」(Jaina)的梵文原字為"Jina",漢譯「勝者」,即勝利者、征服者;能成為勝利者即稱為「大英雄」(Mahavira),所以他們的教主就被尊為「大雄」。佛教興起,與耆那教時代相近,它們彼此在教義上互相影響、吸收,所以佛陀亦被譽為「大雄」,佛寺中供奉佛陀的大殿便稱為「大雄寶殿」。不過,耆那教和佛教的英雄都不是西方式的"hero",向外征伐,而是自我征服,努力化除自身的無明煩惱,最後成就圓滿人格。在大乘佛教中,甚至強調:修行者為了去除無明,淨化自己,成就智慧,圓滿法身,所需要的修行時間長達三個無量劫(「劫」是時間單位,一「劫」是一個世界由生成到完結),可見貫徹其間的驚人的意志力,不登彼岸,絕不放棄,這就是東方文化最高典範的英雄。

 

* 摘自《走出死亡》,法住出版社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