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情到深處[霍韜晦]  

2013-03-04 16:48:55|  分类: 性情教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情到深處 - 霍韜晦思想世界 - 霍韜晦思想世界


        人生命的秘密正是要將人存在的空間擴大,所以,情的感通其實是生命裡一個很深的要求。不過,人除了要將感情的空間擴大,其實更盼望的是情的永恆。情,總希望能夠天長地久,不願它化為雲煙。但是,這「希望」如果得不到實現,一念之執,便成情執。人不但希望快樂,而且希望能夠永遠快樂,正如人希望美麗,而且能夠永遠美麗、青春常駐一樣。這是一種對價值的永恆性的設想,源自於人內心的追求,所以從古到今,理想不滅。但人的痛苦,亦正在鑽入此理想中,而忘卻現實的存在自有其局限之處,結果希望越深、執著越深,其痛苦亦越深。

 

情執與情傷

 

世界是生住異滅,人生則生老病死。蘇東坡〈水調歌頭〉詞:「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」,正如崔護的經歷:「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;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。」你縱有深情,但人事匆匆,錯過以後,那可再逢?只有無限的惋惜。人時常會對某種感情、某個人物、某個境遇有所依戀、有所執著,雖然事過情遷,但當日的付出、當日的投入,已在內心留下刻骨銘心的烙印。所謂「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語淚先流」(李清照詞);若因環境變動,「情隨事遷」則「感慨繫之矣」(王羲之《蘭亭序》)。縱使曠達如李白,也高唱「抽刀斷水水更流,舉杯消愁愁更愁」,至於情傷的李後主,更是「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」了。

 

情執會引致情傷,所以很多人都逃情,覺得感情是一種負擔,不敢投入,害怕受到傷害,寧願孤獨一人,渡其餘生。就算上天眷顧,人海茫茫,終於給你遇上,成為鴛鴦愛侶,但是,人生無常,世壽有限,如佛教所說的「愛別離」、「求不得」,總有一個先要離去,無可奈何。高陽寫《曹雪芹傳》,提到當時有一個替人占卜的術士,祖上幾代都被充軍,跌宕一生,受盡苦難,怕牽累人,所以處理自己的感情很審慎。後來這個術士遇到一個女子,這個女子很喜歡他,無奈他不敢接受,後來遇到曹雪芹,傾訴自己的經歷。曹聽後感歎說:「情之一字,往往累人一生。」

 

「義」是情的延伸與擔負

 

情,是會累人的,因為投入後便很難自拔,謹慎也謹慎不來。有些人認為可以清淡些,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,必要時要抽身也容易些。但情感之多與少,很難有一個尺度,一個人對自己好,當我們接受對方的感情時,這中間分寸的掌握其實很不容易。接受多少才恰當呢?拒絕一分,可能代表傷害一分,但接受一分,也就代表承諾了一分,日後應該如何回報呢?或者,是否可以回報也很難說,情付出了便不能收回,亦不能補償,而只能永遠的欠負。

 

不過現代人也許沒有這樣的反省,相反,可能是貪情與迷情:既然有人為自己付出,當然是得到愈多愈開心,將情淪落至心理本能的層次,不但不了解情,更會傷害情。我們必須明白:別人願意為自己付出,不能只視為一種幸運,幸運只是一種偶遇,以情為偶遇,則未免太輕。須知情不只是情,當中還有更深的「義」;「義」是甚麼?我認為:「義」是情的延伸與擔負,也是情的必然歸結。人既知情為美好,又冀望此美好可以長存,則必須善為護持,勿使其受到傷害,失去其原初之美,這就要「義」來守護。守護不單是一種責任,也是一種愛惜的心情和行動。所以一方面,它是情的延伸,使情永遠不褪色;另一方面是行動。行動很重要,它使情得到見證,得到完成,而不是虛幻的語言。

 

由於有行動,情的世界才真實,但行動必須有勇氣,忠於你的感受,忠於你的追求,更忠於你的承擔,這才能轉化為「義」,使情更上高峰。這種高峰,一方面通向人的道德修養,因為有修養者才知義;一方面立足於更深的情。

 

情愈深,愈不可解

 

不過情到深處,有時亦會不可解。

 

例如《世說新語》裡說王戎喪子,悲不自勝。別人慰解他,說:「孩抱中物,何至於此?」他說:「聖人忘情,最下不及情;情之所鍾,正在我輩」。蓋道家的聖人,能以理化情,化掉人的情執;至於下愚之人,懵懵懂懂,還不能體會到情,唯有我輩中人表面上是比上不足,比下有餘,實質上正是一個有感受的生命,才能領略到豐富的感情;也是一個有行動的生命,才能把自己投入理想的世界;勇於承擔,不要壓抑,才能到達至情之境。所以兒子死,應該傷心就傷心,應該放聲大哭就放聲大哭,為甚麼要掩藏呢?

 

《世說新語》又記載:荀彧的兒子名荀粲,學問很好,來往皆當時名士。他直認女子「才智不足論,自當以色為主」。後來他迎娶了大將軍曹洪的女兒,兩夫妻感情很好。一年冬天,他的妻子得了熱病,荀粲出庭讓冷風吹凍身體,回榻上為妻子降溫。妻子死後,他很傷心,友人傅嘏勸他,娶妻若只求美女,天下間多的是,何必如此傷心呢?荀粲感嘆說:「佳人難再得。」結果傷心過度,一年後便死了,只得二十九歲。這一個故事,是不是說明荀粲膚淺,遺才好色?據說他當時這一番議論,亦「獲譏於世」,但他能以身殉,便不只是好容顏之色,而是珍惜對方的難得,有此美不容易,進而對對方有情,而且成為唯一能投放他的情的對象。最後情之深,已達致絕對之境,再無人可以代替。所以對方的離去,好像將自己的生命割開,再無生存的價值。情既深,而又不能止,好像投入無盡的虛空,直至抽乾你的生命,使生命枯死為止。

 

《世說新語》還有一個故事,就是支道林與其同侶法虔一起學佛,互相推重,十分相得,後來法虔死,支道林大受打擊,說今後即使義理有進,也「發言莫賞」,內心鬱結,自覺不久於人世。一年後果然支道林也死了。

 

情愈深,愈不可解。愛情如是,友情亦如是;再進一步,則對國家民族之情亦如是。國家將亡,為甚麼會有烈士?文化將逝,為甚麼會有人起而力挽狂瀾?一念惻隱,便會挺身而出;一念慈悲,亦會捨身就義。如文天祥《正氣歌》所列舉的「時窮節乃見,一一垂丹青」。一個人能夠忠於自己的選擇(「選擇」二字,意義須深入體會,否則如一般人所謂 "make a choice",便太輕),乃至生死以赴,便不簡單。情到深處,其實就是你自己整個生命價值之所在:為忠誠的情人?為捨身取義的烈士?作赴湯蹈火的俠客?還是理想的守護者?總之到最後,都必然超越生死,即生死為輕,情之莊嚴為大;人若真有情,最終便是為此作見證。

 

摘自《天地悠悠》,法住出版社出版。

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5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