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為誰學佛[霍韜晦]  

2012-09-06 12:48:16|  分类: 佛學新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許多人學佛,是為了解除自身的痛苦。

從出發點上說,這沒有甚麼不對。人生下來,便面對無邊的苦難:自年少時讀書、長大後作事,而求偶、求利、求名、求挺立自我,都有無窮壓力。尤其令人恐懼的,是時光漸老,人在解決他所遭逢的問題之前,已經「梧葉飄黃」了。所以佛家在列舉人生有種種苦相之後,還要特別指出「行苦」: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;人生美景,轉瞬即逝,我們要把握機緣學佛,否則老大時空自嗟嘆。

由人要化除自身的痛苦進而確認人生的存在本質是苦、世界的存在本質是苦,即所謂「苦諦」。這是佛家思想把人生的主觀感受予以客觀化的結果,視苦為一普遍之理。在這一前提下於是提出滅苦的要求:說修道、說涅槃、說人生可以從苦的世界中解脫。

千百年來,許多人都是這樣理解佛教的:認為佛教的目的就是教人離苦,佛教的關懷在「彼岸」,所有佛教的教義,如四聖諦、十二因緣、八正道,歸根到柢,都是要我們遠離世間,「不受後有」。

這樣的理解不能說錯,問題是有所不足。它的局限在於只看到自身的痛苦:失戀、失業、失意、老病、孤獨、空虛、無聊,都是個人的、主觀上的困擾,卻沒有看到別人亦在痛苦中。佛教徒在努力修行解除自己的痛苦的同時,有沒有努力修行以解除他人的痛苦呢?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;若依我理解,不關懷別人的痛苦的,根本不能稱為「宗教」。每人都有自己的苦處,但宗教的意義,正在分擔別人的困難,幫助別人過關,目的在「他」而不在「我」。

尤有進者,從關懷別人的痛苦出發,便可以看到群體生活的風俗、習慣、制度、價值觀念、文化精神。這些東西,一方面是群體生活的韌帶,一方面是社會進步的障礙;一方面是理想,一方面是現實,所以痛苦的成因,不全從個人的行為來,而有一共業。但共業的形成,則與社群、民族、國家的價值取向有關。要根治痛苦、建立正確的方向,不能不探討一個社群、民族、國家的價值觀念;而價值觀念,則正是思想和文化的問題。所以幫助別人離苦,尤其是要幫助一個民族離苦,最後便歸結到對其思想文化的了解和創造。宗教的最高境界,仍是文化上的返本與開新。

若以佛陀為例,釋迦在成道時,已洞透苦的本質:苦非實有;苦的根源在自身的一念無明,自生局限,於是推托不開。但若照見此妄執之根只在自身,在客觀存在上便無處可站,而當體即空,一悟成道。原始佛教說苦、空、無我,即是此一境界的提示,進而與傳統的婆羅門教不同。從個人的修行上說,釋迦到此境,是「大事已了」,所謂「梵行已立、所作已辦」,此生更無事可作,已證無學果,當直入涅槃之門。但若如此便無佛教之可言,人間根本無佛法存在。世尊之所以成立佛教,依神話傳說是梵天勸請,依宗教精神的升進說是慈悲心動,關懷仍在苦海中的眾生,於是答允留在「此岸」,住世說法,把他所證見的道理和實踐的經驗傳授他人。從佛教成立的故事充分說明了人不能以解除自身的痛苦止步,人當以其智慧、能力回饋社會。佛陀的偉大在於他能夠以其餘生說法,這是生命境界的突進,由關懷自己到關懷他人,進而以天下一切眾生為關懷的對象。

佛陀的無限慈悲,是宗教精神的極致。大乘佛教就是直承這種精神,所以說要以佛為師,而不以解脫者(證無學果的阿羅漢)為師,要了解佛陀說法的本懷,亦即佛陀出現於世的「大事因緣」,而不要停留在原始經典的語言的表面訓諭裡。返本開新,是佛陀精神,如今,亦是大乘精神。

以上所說,有二義:一、人的升進,智慧與慈悲必同步。智慧的視野與慈悲的關懷領域最後必開盡而無封界,因此必超出對自我的關注,亦因其超出方能成就自我的圓滿而不與他人對立;二、苦的根源,或人生的無明與局限,不從外來,而從內起,所以首先要作思想上的清理工夫,而這是文化上的工作、哲學上的工作。個人痛苦,不能離開其個人思想;民族苦難,不能離開其歷史文化。

因此,學佛如果只是為了解除其自身的痛苦,顯然有所不足。然而,歷史上的學佛者,有誰是為了繼承先賢的文化而學佛?這恐怕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固然,這涉及民族意識、文化意識在佛法中的定位問題,過去這種工作做得極少,甚至有人認為它們與佛法不相容,這是由於對佛法的了解只局限於自身「離苦」一概念上,把佛法豐富的內容省掉了,尤其是把大乘的宗教精神抹煞了。

  在大乘論書《瑜伽師地論》裡,曾經說到菩薩發心,應「哀正法滅、悲眾生苦」,前者即是文化意識、歷史意識,後者即是廣義的民族意識、社會意識,或道德意識。為誰學佛的問題,在大乘佛教已有清楚的答案。

今天,佛法的存在已到了嚴峻階段,空有廟宇而教義不行,現實上的生活則充滿種種污染,不但佛法難聞,連一般做人的教養亦如空谷足音;要振頹起衰,固然不易,能分辨清濁,不混亂動搖,已經很難。不過,若然動機純正,則有無窮力量,倒不必畏懼敵我懸殊。勇往直前,天地廣闊。謹以此意,與法住諸子共勉。

 

* 原刊《法燈》92期,一九九○年二月三日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