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五百年的歷史智慧[霍韜晦]  

2012-09-03 13:19:47|  分类: 國學新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 現代人精神下陷,追源究始,首先與西方十五、六世紀文藝復興倡導「人的解放」有關。文藝復興本來有其神聖使命,此一使命即在其對抗中世紀教會之黑暗,與其後普、法帝國之專制統治,推開上帝神授之君權,重覓人的存在保證,於是人的意識覺醒;不祇在精神層次,而且在政治、社會層次中落實,建立起民主制度。從歷史觀點看,可謂意義重大,影響深遠。然而,由於這種「解放」自始即立足於一對上層壓力的反抗意識,力量只能來自人性的現實結構,即人的情感、理性、生命力,與才華,加上科學知識的支持,使人的地位重新建立。於是不自覺的讚嘆現實的人性,同時以之為真,這就造成嚴重的缺陷。

 

  以科學為名,十九世紀先有達爾文的進化論,再有馬克思、恩格斯的唯物辯證法與唯物史觀,都是強調外在於人的客觀的力量對人的控制,亦即所謂下層建築決定上層建築;及佛洛伊德出,更加把這一決定力下降到潛意識與無意識的本能世界,所謂「伊特」(id),所謂「性驅力」(libido),所謂愛欲(eros),都是一股盲目的、非理性的和非道德的生命本能。衝動時唯一服從的是快樂原則,求取原始的滿足。快樂無深度,但卻是唯一的方式,這就十分可悲。雖然,佛洛伊德承認本能可以轉移、可以補償、可以升華,由此而有文明、而有藝術,但這種創造須先經對愛欲的壓抑,又要依賴個別者的天賦,便沒有必然性。而且,把文明建築在本能的逆反表達,無疑是一種變態,根本就不是一種健康的發展,難怪後來容格要將之擴展為集體無意識,文化和藝術畢竟不純粹是個人心結的產物。

 

  不過,即使有如此的修改,人仍然無力建立起天堂。二十世紀以後,科技飛躍發展;在巨大的生產機器和統治機器之下,人更孤立,更受壓迫、空間更小。所謂現代社會,似乎只是一個肢解人性的社會,各種學科、各種專業的分途並立,都是把人的眼光引向外馳,各有天地。究竟誰更重要?誰更根本?到此已無法再問。傳統一元式的思維到此已徹底崩散,成為平面化的多元。統於科學之名下,人是誰的問題也分別由生物學、生理學、心理學、社會學、人類學各自擔當;你可以說它們各有精采,但的確是分崩離析,統一的自我(人格)一去不復返了。

 

  在這一背景之下,現代人一方面面對各學科的無窮的資訊(尚不是知識,對於你不懂的,只有資訊意義),一方面只佔取極小的空間;一方面有無邊的壓力,一方面只能覓取極有限的安全。人失去自由,但又渴望得回自由。在現代的社會遊戲規則下,人愈來愈多束縛,但又無從反抗,結果只有躲進個人的愛欲世界,重回佛洛伊德,以為愛欲的解放就是人的自由。六十年代反既成體制、與性放縱,便是明證。這種個人化的逃離自然不足以形成一個對抗現實社會的力量,何況改革?此中雖有若干悲壯的成分,但隨著西方文化發展下來的大勢,八十年代只好煙消雲散。

 

  究竟這個大勢是甚麼?可能許多人還看不清楚。是生產停滯了嗎?還是過分浪費?是資源枯竭?還是因為社會的組織失去活力?是制度僵化、繁瑣化?還是人心渙散?是宗教死亡,還是道德死亡?是價值混亂,還是人的質素下降?誰在背後操縱?誰是主宰?人生可以自己選擇,還是每個人都被擲入茫茫不可知的將來?問題太多,沒有人能夠回答。所以每個人最後都只有獨對自己的生存,成為最現實的存在。沒有理想、沒有遠見、沒有方向、沒有將來,因為這些都講不清,無法論證。而人對自己,亦只有浮於生活,取得若干感受,但沒有思想、沒有深度、沒有軌範、沒有對大道的體證;人在社會,就像蜜蜂和螞蟻,但依信號而行。

 

  人的無力,固然使他自己飽受委屈、無可奈何,但更重要的是他對社會、對人類、對文化、對將來沒有承擔,志氣不出,卸責他人;世界如何可有希望?

 

  所以,關鍵在深入人生,深入自己,要看到自己生命中的動力、不忍人之性、智慧之光。跨越西方科學之名的各種學科的局限,承認其精采,批判其有限場域,指出其背後的價值預設,使我們知道其發展之大勢與來龍去脈,這樣我們纔能翻出它的規範,另開光明。

 

  這一個工作,是現代人的工作,也是法住同人已從事多年的工作。現代人已陷入絕境,醉生夢死者不知;追逐財富與權力者不知;受大勢愚弄者不知;小家小器者不知;但畢竟尚有人知,尚有志者知,那麼從這一點便可以承擔,便可以開天闢地,並非誇大之言。

 

  中國人常說:「五百年必有王者出」,這是一種歷史智慧。西方自文藝復興至今,剛好五百年,是不是已達強弩之末之境呢?不要看它這麼氣勢宏偉,內裡靠甚麼支持纔重要。我們必須有這一點認識,纔能不失對自己文化的信心。

 

  願與世上同道者共勉!

 

l      原刊《法燈》168期,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日
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