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和平何處?──世貿受襲事件與美國反應有感[霍韜晦]  

2012-08-24 11:41:20|  分类: 時代反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2001911日,聳立在美國紐約,象徵著資本主義高度發展的兩幢世貿大樓,和控制著全球軍事形勢的華盛頓五角大樓,受到伊斯蘭恐怖主義分子的瘋狂自殺式的襲擊,死傷慘重,兩幢世貿大樓更是片瓦無全。這一事件不但震驚世界,而且重創美國人的自信,重創美國人努力所建立的霸權假象。因此,小布殊老羞成怒,聲言報復;連日調兵遣將,要揪出幕後黑手,並假定阿富汗為包庇者;又要成立國際反恐怖主義聯盟,警告其他國家如不與美國並肩作戰,即被視為敵人。這與極端的伊斯蘭分子,一手持刀,一手持《可蘭經》,情形並無二致。二十一世紀的美國領袖,仍有這種心態,世界如何得有和平?

 

  誠然,從世貿無辜數千人命的死亡來說,恐怖主義分子應受強烈譴責。但恐怖主義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。要問恐怖主義為甚麼產生,便要問自己為甚麼有那麼多的敵人?而且是不要命的敵人。你以為伊斯蘭教的神權治國,向人民貫輸迷信、愚忠的訊息就可以調教出死士嗎?這只是表面的觀察,決非深入之論。實際上這一次襲擊世貿和五角大廈的恐怖分子,許多都是大學生,在西方國家已居留多年,並非無知之輩。他們行事之鎮定、果決、合作、與英勇之戰士無異,所以應從其背景去尋求原因。最深的是民族的積怨,竟至「吾與汝偕亡」,這就絕不是訂立一個雙方遵守的遊戲規則(和約)便可以化解。伊斯蘭,特別是巴勒斯坦人民,他們要守護的是他們賴以生存和凝聚其民族的文化,這也就是他們的宗教,壓迫力愈大,愈以不友善或不公義的手段對待,所引起的反抗愈大。戰爭,是民族賴以生存的最後形式;一旦採取,就沒有遊戲規則。中古時代,西方有所謂騎士風度;二次大戰時,納粹德國尚尊重教會修士,那是因為傳統使然:基督教本為歐洲人的精神支柱。中國儒家主張仁政,「行一不義,殺一不辜,而得天下,皆不為也」(《孟子》〈公孫丑〉),宋襄公也曾高舉仁義大旗,禮讓楚師渡河決戰,但結果兵敗。所謂「春秋無義戰」,戰爭的本質,正如《孫子》所說:「國之大事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。」這說明甚麼問題?說明了戰爭是生存的最後一擊,倘有空間,決不冒險。「勝兵先勝而後求戰,敗兵先戰而後求勝」(《孫子》〈形篇〉),恐怖主義分子是「敗兵」,處「死地」中,只有「先戰」,哪裡還顧全甚麼規則道義呢?

 

  這種心理,在平日的生活磨擦中也會出現。就在世貿受襲的前一日,美國加州亦連續發生兩宗槍殺無辜第三者的事件:一宗是一名前護衛,因不堪失業及被前女友拋棄,竟然攜槍威脅人質,連殺五人(包括其上司、女友)後自殺;另一宗則在三藩市,有兩名成年人和兩名女童被槍殺,警方尚未查獲兇手。比起世貿慘劇,這兩宗也許不算甚麼,引不起注意,但在性質上有何分別?都是為了報復而不惜犧性無辜。更可怕的是:在後者中,所殺的還包括自己曾經相處過和相愛過的人。美國在世貿事件之後口口聲聲說要報復,看了自己內部,是不是很諷刺呢?

 

  所以,恐怖分子在哪裡?在阿富汗?在中東?在巴勒斯坦?還是在散布於全球的伊斯蘭教徒與同情他們的異國人士?如你這樣想,你就會得出亨廷頓的「文明衝突論」的結論:地球上的儒教將與伊斯蘭教聯手對付基督教。這是多麼荒謬!

  其實,恐怖分子不在甚麼地方,就在美國人心中,也就在每一個人的心中,如果我們受傷之後就要不惜任何代價來保護自己的話。民族戰爭不過是個人戰爭的擴大。你要找尋恐怖分子,你要把受傷後計劃報復的人標韱為恐怖分子,當然有理由;但你不知道世界上為甚麼會有恐怖分子?也不知道人(包括自己),為甚麼會變成恐怖分子?所以你即使對付了這個恐怖分子,絕不表示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其他恐怖分子。相反,愈對付愈多。

 

  這就是人類的悲劇,也許由來已久。在中國,一向歌頌為人復仇的勇士,將之稱為俠客;在日本,則有武士道;在羅馬,好幾位凱撒都在任內遇害;在伊斯蘭,自從穆罕默德之後,一連幾個繼任者都被暗殺。在印度,即使有非暴力(ahimsa)的慈悲傳統,甘地也一樣死於自己人的手。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,各地政局動盪,革命流行,俄國、日本、滿清,都出現暗殺潮,直到五、六十年代,美國總統甘迺迪和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.金和馬爾哥.XMalcolm X),一樣死於暗殺。

 

  恐怖手段屢見不鮮,是歷史暗流還是風氣?是人的自然反應還是深層反應?何以歷史進步之後,文明社會不但不能根絕,反而藉科技之助發出更大的破壞力?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這叫人如何有信心?所以,如何去除恐怖主義?如何消除敵對心態?亦即包括小布殊所說的非友則敵的心態?人類的和平纔有希望。

 

  十八世紀的康德,曾經寫過一篇文章《論永久和平》。他繼承洛克、霍布士的自由主義理論,主張為保障個人權利而訂立國家法;同樣,國與國之間亦應訂立一國際法和世界公民法,冀望世界上的所有國家都能結合成一「法之共同體」,以實現世界的永久和平。根據康德的想法,兩國之間即使發生戰爭,也不應該是懲罰性的戰爭(Strafkrieg);即交戰之前就已經確定誰正義、誰邪惡,更不應該在交戰之後把戰敗國視為自己的附庸。為了使他的理念有落實的可能,康德進一步提出六條永久和平的預備條款和三條確定條款,以規定各個國家在交往中所應遵守和承擔的義務,在此本文不擬贅說。我只想指出的是:康德這種完全立足於理性的思考,對人和國家的行為試圖作出明確的外在規範,在歷史上已證明為不可行。西方文化一方面承認人有其自然權利,一方面又想通過制度來限制這種權利的膨脹,根本就是矛盾,而且製造自己的悲劇命運,加強其內部的緊張也不自知,最後必然爆炸。世襲事件和美國的報復就是明證。

 

  關鍵在人心。是人的二分思維,是人與別人的對立,是人對壓力的回應,是人的受傷與反抗。在這種思維之下,人的善良與慈悲便會失去,人的公道與正義便會蒙污,人的工具理性便會躍出,人的悲劇亦永無窮盡。所以,人類唯一的自救之道是解此仇怨,從更廣的胸襟生出寬恕與體諒,從生命深處反省自我的放下與超升。這不是宗教,而是生命的成長、生命之道。

 

  且待時間過去,我們都可以回頭。

 

  和平在心。

 

* 原刊《法燈》231232期,二○○一年十月一日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