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韜晦思想世界

本博客為霍教授的學生開設,與網友一同分享霍教授的文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一切眾生病,是故我病[霍韜晦]  

2012-08-17 12:31:03|  分类: 佛學新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「一切眾生病,是故我病」,這是《維摩經》中最感人的句子。但這一句話應如何理解呢?為甚麼從眾生病會引致菩薩亦病呢?眾生和菩薩有甚麼關係呢?他們所患的病是否同一呢?這些都是我們讀此句時所應深究的。

 

經中〈問疾品〉藉文殊師利承佛意旨,率眾往視維摩居士疾,致候之間便提出「是疾何所因起」的問題,維摩居士答:「從癡有愛,則我病生。」

 

這句話,首先顯示了原始佛教的基本立場。句中的「我」字,並非指維摩居士自己,而是代一切眾生發言。依原始佛教教義,一切眾生受根本無明,即癡愛鼓動,而作業受報,流轉生死,這即是一種病態。這種病不是形軀的,而是心理的;或更深一步說,是人生(眾生)與生俱來的一種迷妄(這便是「癡」),根深蒂固的認為我的生存就是要佔有世界(此即「愛」的初義),進而享受世界。所以自我愈擴大,滿足愈多,於是在這種欲望的推動下人會不知節制,最後瘋狂。這就是一種病。凡不知節制的、放縱自己的,乃至不知生命方向的,不知自我歸宿的都是一種病,最後必將償付自我盲動的代價。所以佛陀說法,即在治療眾疾,以因果理法、緣起理法化除癡愛,化除貪欲,以展示生命的上進之道。此中義理甚豐,非片言可盡,但歸根到柢是要明白病源,這樣纔能施藥。

 

問題是:佛陀為甚麼要施藥(說法)呢?佛陀自身已化除癡愛;強烈一點說,即已成就金剛之軀,身上已無一毫弱點,百毒不侵。他已經解脫,不為欲望所覆,不為業報所纏;他為甚麼還要回顧百病叢生的眾生呢?

 

這就是佛陀之所以成為佛陀的地方了。若佛陀只是滿足於自己的解脫,受用法樂,則他所成就的圓滿境界只是個體意義的。普天之下,皆不圓滿,這樣他的圓滿還有何意義?圓滿的概念不止包涵理想價值的建立和實現,而且包涵它的普遍性,所以必超越個體,而進入無限。這是理上如此,所以佛陀若已臻解脫境,若已得真理,已知「圓滿」之要求,則必起大悲,以更望眾生亦得解脫;於是說法,示眾生以道,亦即要求此道之普遍實現。所以大乘佛教起,如《法華經》、《涅槃經》,即重此大悲,認為這是佛陀救度的本質,而眾生可以得度,亦因有佛陀的大悲以為依賴。從思想史的角度看,大乘佛教的這一個立場,在如來藏理論尚未充分成熟之前,是十分重要的,不止解決眾生得度的問題,而且能滿足人的自謙與皈依一偉大力量的意識。

 

由此再說到菩薩。菩薩是以學習佛陀為榜樣的。菩薩都是明日之佛(從如來藏觀點看,眾生亦然。但從實踐觀點看,菩薩是已發心者,即已上路者),因此亦當有此大悲,以廣化天下。菩薩自身或無疾,但在此大悲心之作用下,菩薩與眾生之處境已化為一。因此維摩居士續說:

 

以一切眾生病,是故我病。

若一切眾生得不病者,則我病滅。

 

由此可見,菩薩之病與眾生之病不同。眾生之病,緣於其自身尚有癡愛,即自身有障礙;但菩薩之病卻是緣於大悲心的發動,因此能超越於他自身以關注別人,再進一步承擔別人的苦難。這種實踐的過程,一如儒家的推己及人的道德修養。孟子所謂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」,到張載,便是「民,吾同胞;物,吾與也」,一切生命,乃至一切存在者皆在我的道德精神的關懷光照下而得貫通。這種求理想價值的普遍實現的精神落在求道者身上是責無旁貸的,所以孔子說:「君子有終身之憂」,內聖固有無窮工夫,而外王亦有無窮之事要作。從儒家,反觀大乘佛教,我認為兩者精神完全一致,雖然在應用層面或有不同,但這只是具體的歷史文化的進程上之別,不足成為絕對之異。從理論根據上說,兩者都是要求人內在的道德精神發用以超越自我意識,以成就一普遍之善,把人我界線打破。這就是「一切眾生病,是故我病」從菩薩精神而來的歸結。我認為這是符合大乘佛教的強烈的宗教立場的。

 

不過,若從哲學上探討,菩薩與眾生的關係若只是道德精神上的涵蓋相攝,便只是主體作用上的貫通,而未及於兩個體之間客觀存在上如何貫通?所謂「菩薩視眾生如己」,或「以他為自」,究竟只屬於一種道德境界,通過道德心靈的作用而達致,抑或存在上兩者根本同一?前者可說是道德論的問題,後者則是存有論的研究,兩者有分有合;前一問題的解答亦可追尋到後一問題的設定。思想的探索與開展也許亦必進到後一問題纔圓滿,所以大乘佛教後來提出「同體大悲」之類的說法,便是為徹底解答菩薩與眾生之關係而提出。既然「同體」,則眾生病,菩薩當亦病。何以故?以體不可分故。再沿此以往,便可以成就一切個體皆一、或一切分別、一切對立皆無分別、皆無對立,而皆顯真實、皆顯圓滿之玄談。所謂「一色一香,無非中道」。理境極高,非言可詮。但我認為:要體會佛教精神,要作菩薩事業,還是以前者適當。正如維摩居士最後講:

 

菩薩為眾生故,入生死;有生死,則有病。

 

若眾生得離病者,則菩薩無復病。

 

佛教宗教精神的建立,正在「為眾生故」一語中。

 

* 原刊《法燈》101期,一九九○年十一月一日


霍韜晦思想世界」博客內列出的全部文章均為原創。

歡迎引用,轉載請保留本博客名稱及鏈結 http://huotaohui.blog.163.com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